我想和你说说话

今天早上刚起来,接到了爸爸的电话,说奶奶昨晚突发血栓中风,送到了医院,现在已经不能说话,前景还不明朗。。。

平时这样家里的"忧"爸妈是不会特意告诉我的,主要是因为妈妈在上海,所以爸爸打过来通知。。。

在过去的接近十年里,奶奶因为青光眼几近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因为几个子女的意见分歧,一直东家住几个月,西家住几个月。。。令人唏嘘,我总会不自觉地想起以前和奶奶住在一个院子里的时候,奶奶略微驼着的背影一直在灶台间忙碌,回家蹭饭的女儿女婿在炕上躺着等开饭。。。

现在奶奶病重,我听妈妈说起家里面的种种事情,却不想插一句话。。。在照顾老人这件事情上,我不能讲爸妈毫无错误,但最起码,在大爷作为长子要把奶奶接到自己家住的时候,没有跳出来说"大嫂不好,肯定会虐待咱妈!",没有在照顾自己老妈的时候舔着脸说"现在物价这么贵,你们每家一个月给我一百块钱吧",后来又要求涨到150,没有私吞了老妈的棺材钱,大言不惭地讲"我照顾的时间最长,咱妈的钱我拿着了"然后转身离去。。。。。。

奶奶一生养育了七个子女,可是总让我感叹,有什么用呢?离"老无所依"的状态也差的不远吧?每次我回到家乡,都会去探望,虽然收拾得很干净富态,说得不好听一点,总感觉像在等待死神到来一般。。。也曾听到某个姑姑讲说"我跟咱妈真是没什么话讲"。。。。

而此刻,我却很想和奶奶说说话,既然她不能讲了,那么我讲她听就好了。虽然我的出现使得老张家后继无人了,奶奶一直不喜欢我更偏爱几个外孙,但几个孙辈里面,却和我共处的时间更长。小时候,奶奶蒸馒头,我就跟着在一旁捏面团,奶奶做针线,我就在一边拿毛线做小人儿,奶奶在田间耕种,我就在一边自己采花采猫猫狗。。。

奶奶会给我讲她刚出生不久,山上的土匪进村抢劫,她爹她妈想不要她了,结果她奶奶把她裹在棉裤腰里逃跑,才躲过一劫;奶奶讲她的耳洞是刚出生时候,拿两块小冰球在耳垂上磨啊磨,磨薄了冰得没知觉了,然后拿针穿过,这辈子都不会长死;奶奶讲她的奶奶高寿,有天吃完晚饭倚在墙边慢慢躺倒,就这么过世了,一点痛苦都没有。。。

奶奶平时并不多言,在我儿时跟我说过的这些话我却记得非常真切,这些年我出外求学,在外定居,每年都会在她生日那天打个电话回去问候,偶尔回到老家我去看她的时候,她也不多话,知道我们后辈过得挺好就知足了。。。平时有什么要求估计也很少说,怕给子女添麻烦。。。

只是,今天,我好想和她说说话。。。可是,时间似乎永远也回不去那个夕阳斜照、晚风习习的小院儿了。。。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