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安好

奶奶一共生了两个儿子,我爸是老二,大爷家里生了两个女儿,我妈生了我一个,于是,老张家绝后了……奶奶顺理成章的不待见两个儿子,偏爱那几个闺女……

小时候,大爷一家就住在离我们市几十公里远的一个小镇上,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与几个姊妹走动得并不频繁,所以我对大爷的印象也十分寡淡……我爸的外貌在亲友间已是颇有好评,大爷却比我爸更高些,因为瘦削愈发英气十足,他们家的张琳姐更是遗传了大爷的相貌,小时候的我觉得张琳姐比演婉君的金铭漂亮多了……

就是这样一个家庭,短短的近十几年,竟是频频出事……先是大娘得了乳腺癌,割掉了乳房没几年,又检查出扩散,治了好久,似乎终于好转活了下来,也花光了家中积蓄;安稳日子没过多久,刚刚产下宝宝的张琳姐竟然检查出得了白血病,偏偏祸不单行,小宝宝也得了脑瘫……病魔从来没有忘记光顾这个家庭……

当时我在上大学,只是后来听家人诉说才知道,大爷家中本已贫寒,卖了房子,东拼西凑也是不够骨髓移植需要的30万,跪到奶奶面前让把老房子卖掉,给孙女治病,谁知几个姑姑竟因此与大爷决裂……后来因为姐姐姐夫单位组织了社会捐款才终于凑够了钱,救了命……

苦尽甘来了吗?并没有,前两个月我电话中听妈妈说,大爷检查出肺癌晚期,已经决定放弃治疗……

笃信命运轮回的人在说,这家人不知道上辈子怎么了,今生才如此风波不断;而我,除了感觉命运无情之外,也实在无言以对……

因为已经放弃治疗,大爷是能不去医院就不去,他说一旦去了医院就回不来了……一周前,终是忍不住了那疼痛,去了医院打吗啡……怕是时日无多,大爷告诉女儿,想见见几个弟弟妹妹,于是姐姐一一给姑姑们打电话,可,最后去了的也只有我爸我妈……

昨天,我陪着爸爸又去了一趟医院……一推门进去,就看到大爷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像小孩儿一样在吃冰棍,拿着冰棍在嘴唇胡子周围乱蹭一通,然后再咬一口……我忽一愣,因为听说人要“走”之前都会吃吃想吃的东西,现在室外零下三十几度,一个病人吃冰棍儿绝不是什么正常的行为吧?难道大爷要走了?难道他想吃的东西竟是如此充满了童年记忆的大白冰棍儿?

陪护的姐姐招呼我们坐下,然后贴在大爷耳边告诉他小叔和莉莉来了,大爷这才睁开眼看看我们,嘴巴张合,却发不出声音,看口型说的是“来啦?”

我鼻子一酸,时光荏苒,当初那么意气风发的一个人,竟然到了今天这般光景,细想想,大爷也不过才60多岁,正是儿孙绕膝安享天伦的年纪,终是多年妻儿的病拖垮了家庭、也拖垮了他……

不能说话就只静静地看着他吧,姐说他是因为总觉得胸腔里面热、嘴巴干才要吃冰棍的,除了水,别的东西也是一概都吃不下……拿着冰棍的手颤颤巍巍,拿不住了就放在嘴巴上拖着,手放下休息……冰棍化了,散了几块冰到他脖子里,我忙拿纸巾去帮他清理,他微微睁眼看是我,张开嘴,费力地跟我说,嗓音沙哑,那句话是“莉莉啊,大爷不行了,大爷要死了……”

倏的一下,我一直忍着的眼泪就下来了,一时哽在那里,我也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大爷的表情也是隐忍着不哭,可眼角却也湿润了……最后,还是大爷安慰我“莉莉别哭,不要哭”……

不想他太过于激动,我硬硬地往回屏了屏,眼泪却还是忍不住地又往外冒了不少……这时,我看到床尾忙来忙去、眼圈黑黑的张颖姐……立时自惭形秽,我终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哭鼻子的小孩子……

陪了一上午,大爷时而昏睡、时而挣扎忍痛,爸爸并没有和大爷说几句话,告别的时候,还是说“大哥,能吃还是要吃点东西的,我再来看你”……然后,偷偷抹了把眼角……

大爷现在打吗啡的频率已经是两小时一次,我不知道他还可以坚持多久,希望最后的时光里,他能少分痛苦,愿望可以实现,几个姑姑们去看看自己的大哥吧,过往种种因缘,又有什么不能放下解开的呢?

我的博客他们终究是看不到的,写下来也只是因为最近几日心中总是无法平静,大爷的这一生可谓是步步艰辛了,希望您来生一切安好顺遂!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