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小说”的秘密 by Roger Ebert

“低俗小说”的秘密 by Roger Ebert
    
    四天来我们都坐在黑暗中,一个场景一个场景地揣摩“低俗小说”这部片子。我们把影碟机倒来倒去,一会儿暂停,一会儿慢进。我们有整整300个人,而且还是很民主的:无论谁有什么发现,我们都停下来讨论。目标就是好好研究研究这部迷宫似的电影。
    
    当然,也有人不喜欢“低俗小说”。在美国票房超过一百万的电影中,这可能是最不受欢迎的一部了。一些人来信说,这片子太暴力、太表面化、太下流,“狗屁不通”,他们看了20分钟,30分钟,或一个小时,就走开了。然而对喜欢这部电影的人来说,昆汀·塔伦迪诺的电影是近年来的片子中最令人着迷的了。他们讨论影片的每个细微之处,那种热情程度恐怕只有讨论库布里克的“2001”时才出现过。在大学里的年轻人中间,就没什么近年来的片子能超过这部了。
    
    从“公民凯恩”到“沉默的羔羊”,我对很多电影作过这种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分析。我发现,要是你找来一大群对待电影态度严肃的人,坐在黑暗中,并请他们自由地发表看法的话,无论什么问题,都有人会给出答案。比如这次,毫无疑问,有一回在黑暗中发表见解的就是一个11岁左右的孩子的声音。
    
    四天过后,我越来越崇拜这部影片了。它比看上去要微妙、复杂得多。困扰首次看这部片子的人的那些问题,实际上在昆汀·塔伦迪诺和罗杰·阿弗里所写的剧本中(获得奥斯卡最佳剧本)都有解答。当然,第一次看的人是想不出来的。
    
    影片的故事是相互交织的,而不是按时间顺序展开,因此影片的首位得以呼应,片子的中间部分实际上都是在片子结尾部分的后面发生。其中的一个主要人物,甚至在被干掉了之后还在屏幕上出现。为什么电影用这种方式讲述?大概有三个原因:(1)因为昆汀·塔伦迪诺就像他的fans说的那样,很厌倦那种拖拖拉拉的线性故事线索。(2)使他的剧本类似于计算机上的“超文本”一样,比如你点击“金表”,会看到Butch的故事,点击“足部按摩”,就会看到文森倒霉的约会。(3)《低俗小说》中的几条主要故事线索都是以某种救赎结束的,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朱思大难不死,决定洗手不干。因此,尽管此时在时间并不是最后发生,把它放在影片结尾还是合理的。
    
    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觉得很暴力,但当我第二遍第三遍看的时候,发现它并非象我以前所想的那么暴力。但为什么看上去会觉得很暴力呢?因为片子总是用幽默的语言插科打诨,推迟暴力事件的发生。实际上,片子中只能统计出七个人的死亡:
    ——公寓里的三个小混混,椅子上一个,沙发上一个,厕所里一个,是被文森(约翰·特拉沃塔)和朱思(杰克逊)杀死的。
    ——马文,公寓里的第四个小混混,被文森不小心枪走火打死在汽车后座上。
    ——文森被Butch(布鲁斯·威利斯)干掉。
    ——当铺中两个人被干掉:掌柜Maynard和他的朋友Zed。
    ——还有两个人的死亡没有以直接的方式表现出来:Butch在拳击场上打死的对手,和当铺地下室里穿皮衣的“the Gimp”
    
    与此相反,有几个人在影片中获救。米亚(Uma Thurman)过量吸毒还是被救活,Butch在地下室中救了Marcellus,朱思在餐馆中说服兔宝宝和南瓜头,救了餐馆中的食客们。还有,文森和朱思被人用枪乱射居然活了下来。朱思认为这是个奇迹,是上帝的旨意,因而决定洗手不干。而文森满不在乎,最终付出了代价。还有一条搞笑的线索是讲Butch的祖传金表是怎么辗转得以回到他手中的。
    
    在我们仔细的观影过程中我们发现影片中的许多暴力成分都被置于屏幕之外。公寓中的小混混被射杀时,镜头是对着文森和朱思的。给米亚皮下注射时,镜头在最后一刻切换为米亚突然坐起来。汽车后座的枪击我们也看不到。地下室中的暴力镜头是可见的,但也没超过一般的影片中打斗场面的程度。
    
    这部片子看得越多,你就越会强烈地感觉在故事情节的下面,隐藏着某种宗教意味的东西。很大程度上这与Marcellus的那个手提箱有关,就是文森和朱思在公寓中抢回来的那个。箱子里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只看到里面有什么在荧荧发光。关于箱子里的东西有很多猜测,但我们恐怕永远不会知道了。我们注意到,开箱的密码是666——撒旦的标记。于是有人想,Marcellus脖子后面那条带子遮住的可能正是666这个号码,他就是恶魔吗?要知道,相信他为上帝所救的朱思活了下来,而蔑视上帝的文森最终死了。
    
    文森在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被Butch用枪打死(这部片子中人们上厕所的时候总是会出点事)。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的一个细节是Butch用的枪是Marcellus的,他出去买吃的,把枪留在了厨房台面上。有人说:写剧本的家伙一点也不懒,他们把很多时间花在细节上,而这些细节大多数人不会注意到。
    
    片中还有一条线:许多武器都没用到正地方(没打到文森和朱思的枪,杀死文森的枪,汽车里走火的枪,本用来抢餐馆的枪,当铺里那几个家伙的枪)。而朱思思想上转变之后,他自己的枪甚至用来组织餐馆中暴力的发生。
    
    在片中不太重要的地方我们还发现了一些小秘密。Jack Rabbit Slim’s(Marcellus给Butch交待任务的酒吧)里面吧台的waiter是Steve Buscemi扮演的。就是“落水狗”里面那个说话很快的粉红先生。还有三个在“落水狗”中出演的成员出现在“低俗小说”中,Tim Roth,Harvey Keitel,Tarantino。“落水狗”中有个Vic Vega ,可能与Vincent Vega有点关系。
    
    Butch在自己的公寓里偷偷走过一扇窗的时候,透过开着的窗能看到“Jack Rabbit Slim’s”的标记。还有一个极为有趣的地方,在当铺里能看到一个霓虹灯标志“Killian’s Red beer”,但有些字母坏了,剩下的是“Kill ed”,后来Butch骑Zed的摩托逃跑的时候,他看了一下摩托车的钥匙链,上面有个Z,把这个Z和“Kill ed”拼起来,就得到“Kill Zed”,事实上,那时Butch刚刚杀了Zed。摩托车的油箱上有个“Grace”,而Butch的逃脱不正是上帝的恩赐(Grace)。
    
    有两个镜头我们讨论的很多。一个是文森和朱思在公寓里大开杀戒时屏幕上的金色闪光,那是不是与手提箱有关?另外一个是Marcellus授意Butch打假拳的时候,正对着布鲁斯·威利斯的镜头。布鲁斯·威利斯的脸是半明半暗的,被竖向的分割了。分界非常清楚,我们甚至怀疑是不是用了化妆来增强这种效果。
    
    片子的对话非常幽默,有些地方显然是在向某些经典的著作致敬,不过形式比较现代,比较猥琐。片子开头文森和朱思讨论法国和美国汉堡叫法的不同,让人想起吉姆和哈克贝利·费恩关于法国人为什么不说英语的讨论。朱思总喜欢引用圣经以西结书的一段话,但其实只有一小部分是与原文相同的,更多的是他自己的胡编乱造。
    
    这部片子的一个基本的策略就是用人物对话把暴力场景往后拖。比如,米亚在地上躺着快要死掉的时候,两个男人却在研究注射器的用法。片子的开头也用到这种手法,文森和朱思两人一边走在公寓的走廊里,一边讨论什么足部按摩。这时的镜头是一直跟着他们的。当两个人走到要去的那间房间门口,发现时间还不到,于是继续向走廊深处走去,并且还继续他们的讨论。但此时镜头停了下来,留在那个门口,似乎在用镜头语言告诉我们:这里才是故事要发生的地方。但两个人还在不紧不慢的说话,似乎连摄像机都不耐烦了,于是气氛就显得越来越紧张了。
    
    有些人很喜欢“低俗小说”,有些人则讨厌。但原因是一样的:因为这部片子似乎始终在玩弄观众的期望,从不按规矩来。它随心所欲地组织材料,相比之下美国当前的动作片已经陷入了一个公式化的泥潭。昆汀·塔伦迪诺扔掉了好莱坞编剧工厂里传授的所有那些条条框框,白手起家地创造了一种新的编剧方式。“低俗小说”有可能是未来五年内最具影响力的电影,因为它把我们从无数可以预见的公式化情节中拯救了出来。
    
    因此,谢谢昆汀·塔伦迪诺。

La Double vie de Véronique

veronique.bmp

分不清法语和波兰语,影片的最初竟然搞不清楚状况……

小时候的我脑袋里总有些奇怪的想法,譬如宇宙是否只是某个人的水晶球,而本身那个人也同样生活在哪个小p孩的积木当中,世界上是否有另外一个我?ms也闪过这样的念头,不过随着社会主义国家教育体制知识的灌输,我的想法也越来越现实,只有在特定的时间里,才会天马行空,而现在这种漫游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或许,我不那么精致完美,也没有天赋异秉,所以上帝并不害怕我被损坏,只造了一个呢?嗯,应该是这样的

Firelight–心火

放在电脑里很长时间没看的片子,因为一直不算特别喜欢苏菲玛索,当然了,她还是有众多影迷的,此处就不过分多说了,毕竟她有着一张比谁都清纯的脸蛋,但是我一看到她的脸,就会想到她大大的乳晕,罪过哦罪过……

这电影还算可以吧,两处亮点在我眼中,男主角的“我以为,此情已逝,再不复回”和小女孩的“500英镑是很多钱吗”,都是和苏菲的对手戏。情节不算跌宕,寓意也没有难懂,就写这些吧,贴张海报。

firelight.jpg

Becoming Jane

一直很喜欢《傲慢与偏见》,毕竟是个女生,对有着happy ending的爱情故事总是有着天生的好感的,所以影片一开始,就开始往那上边靠,甚至情节的发展都有着多少的联系,波折是肯定的,但同时也期待着作者能和她的作品一样,有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影片中韦斯利给我的感觉非常非常好,SOMETIMES AFFECTION LIKE A SHY FLOWER, WHICH NEEDS TIME TO BLOSSOM 特别是影片快结尾处,他坚持和简去河边,想着这样的结果也不错,经过时间,真的可以开花?

可是最后的最后,简看到Lefroy的背影时那紧张的眼神,就知道了她还是无法接受别的男人了,看到她没有戒指的白净手指,竟有些感动了……

I wanna become Jane, 受过良好教育的村女,品德高尚,感情丰富,心思细腻,清高孤傲,但是我也要爱情,有钱有品味,呵呵 , 是不是有点贪心呢??
 

计划

我的计划就是暂时不制定任何计划了

离开一座生活了五年多的城市,需要整理打包的不只是收拾不完的衣服、鞋子、杂七杂八,but 我连例举的这些都还没有收拾完,虽自认为是一个条理清晰、做事利落的女性,事先也将需要做的事情在本子上一一记好,可是实施起来不仅仅是慢,有时还会被忽然横生的枝节打乱,现在家里的情况糟糕,满地的袋子、兜子、箱子,发往吉林的、山东的、浙江的、留在大连家里的、送给小舅的、拜托小姨看管的、准备卖破烂的、需要扔掉的……头大

从上周五就往火车站的行李房打电话,一直都在占线,中铁快运的三个电话也都没有通,不是说是空号,就是没人接的,楼下的宅急送竟然搬家了,我崩溃……看来114也帮不了我,只能本姑娘亲自出马了

行李的事情还好说,体力劳动就可以了

租房子还得找个好人家

离职还需要交涉  头痛

电脑准备卖人,还催着要,今天大体整理了下,该删的都删了,还剩下28部电影,大部分是没有看的,少部分是看了一点或者看过的,舍不得扔掉,希望在搬走之前可以看完吧,不要浪费了好东西啊……

忽然 不想离开了

十个簸箕的我。。。

关于斗和簸箕: 
标准答案(一): 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四斗卖豆腐,五斗六斗开当铺,七斗八斗把官做,九斗十斗享清福
标准答案(二):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卖豆腐,四斗捉狗屙,五斗高官做,六斗磨刀枪,七斗杀爹娘,八斗敲菩萨,九斗做太守,十斗全生个小囝中状元
            我只能很荣幸的说??为啥我十个都是簸箕??而且没有提到十个簸箕究竟是卖豆腐,还是开当铺,特别地查了一下,在此发出来给同道中人看看……

十指全箕:这种人属于老实人,他们待人真实诚恳,从不会耍花样骗人,而且在任何事情早都埋头苦干、脚踏实地,但是由于他们缺乏灵活性,固执死板,所以坎坷多磨,不可能一帆风顺,然而最后会天从人愿。具有这种指纹的女性性格温柔,感情真挚,虽然一生平凡,却有一个幸福甜蜜的家庭。

平凡老实人 ist me。  
标准答案(一): 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四斗卖豆腐,五斗六斗开当铺,七斗八斗把官做,九斗十斗享清福
标准答案(二):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卖豆腐,四斗捉狗屙,五斗高官做,六斗磨刀枪,七斗杀爹娘,八斗敲菩萨,九斗做太守,十斗全生个小囝中状元
            我只能很荣幸的说??为啥我十个都是簸箕??而且没有提到十个簸箕究竟是卖豆腐,还是开当铺,特别地查了一下,在此发出来给同道中人看看……

十指全箕:这种人属于老实人,他们待人真实诚恳,从不会耍花样骗人,而且在任何事情早都埋头苦干、脚踏实地,但是由于他们缺乏灵活性,固执死板,所以坎坷多磨,不可能一帆风顺,然而最后会天从人愿。具有这种指纹的女性性格温柔,感情真挚,虽然一生平凡,却有一个幸福甜蜜的家庭。

平凡老实人 ist me。

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

《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是《天方夜谭》中非常著名的故事,生动地描绘了一个发生在中世纪阿拉伯帝国的生活故事:出身穷苦、一贫如洗的樵夫阿里巴巴在去砍柴的路上,无意中发现了强盗集团的藏宝地。他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大批财宝,但他并不完全据为已有。强盗们为除后患,密谋要杀害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得到了聪明、机智、嫉恶如仇的女仆莫吉娜的帮助,才化险为夷,并战胜了强盗。莫吉娜先后三次机智地破坏了强盗们的罪恶计划,使两名匪徒死在自己同伴的刀下,另37名匪徒被她用滚油烫死。她又利用献舞的机会,用匕首刺死了匪首。最后,阿里巴巴把宝库的一半财物送给了她,并让自己的儿子娶她为妻。作品语言通俗易懂,情节曲折奇妙,生动地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